搜索
罗李华易学网罗李华释玄斋易道世家北京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上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天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重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深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东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佛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中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珠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惠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江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汕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湛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 肇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茂名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揭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梅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清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阳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韶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云浮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汕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潮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台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阳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顺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福建省周易研究会释玄斋命理研究中心释玄斋起名研究中心释玄斋风水研究中心释玄斋择日研究中心厦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泉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莆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漳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宁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龙岩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武夷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福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福建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杭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宁波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温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金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嘉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台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绍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湖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丽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衢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舟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乐清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瑞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义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浙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青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济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烟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潍坊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沂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淄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济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泰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聊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威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枣庄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德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日照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东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菏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滨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莱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章丘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垦利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诸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山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苏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京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无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常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徐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扬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盐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淮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连云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泰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宿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镇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沐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江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合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芜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蚌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阜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淮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宿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六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淮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滁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马鞍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铜陵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宣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亳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池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巢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和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霍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桐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柳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桂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玉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梧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北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贵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钦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百色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来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贺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防城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崇左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五指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郑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洛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新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许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平顶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焦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商丘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开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濮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周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信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驻马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漯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门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鹤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济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明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鄢陵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禹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武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宜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襄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荆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十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孝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冈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恩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荆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咸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鄂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随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潜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天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仙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神农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湖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株洲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益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常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衡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湘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岳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郴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邵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怀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永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娄底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湘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家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湖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赣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九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宜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吉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上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萍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抚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景德镇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新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鹰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永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江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沈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鞍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锦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抚顺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营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盘锦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朝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丹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辽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本溪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葫芦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铁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阜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庄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瓦房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辽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哈尔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齐齐哈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牡丹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绥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佳木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鸡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双鸭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鹤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黑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伊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七台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兴安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黑龙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吉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四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延边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松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白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通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白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辽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吉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成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绵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德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充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宜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自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乐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泸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达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内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遂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攀枝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眉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资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凉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雅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巴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甘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四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昆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曲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红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玉溪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丽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文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楚雄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双版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昭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德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普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保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沧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迪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怒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云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贵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遵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黔东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黔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六盘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毕节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铜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顺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黔西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贵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拉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日喀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山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林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昌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那曲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石家庄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保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唐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廊坊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邯郸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秦皇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沧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邢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衡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家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承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定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馆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赵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正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太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运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晋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治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晋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阳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吕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忻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朔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清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山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果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玉树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青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咸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宝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渭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汉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榆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延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商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铜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陕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乌鲁木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昌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巴音郭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伊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克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喀什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哈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克拉玛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博尔塔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吐鲁番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和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石河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克孜勒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拉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五家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图木舒克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库尔勒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新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兰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天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白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庆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平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酒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武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定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金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陇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嘉峪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甘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甘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银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吴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石嘴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中卫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固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宁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呼和浩特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包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赤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鄂尔多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通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呼伦贝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巴彦淖尔市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乌兰察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锡林郭勒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兴安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乌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拉善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拉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内蒙古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台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澳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香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释玄斋第七代传人罗李华禅茶淘宝店本命佛建盏香道书画符咒风水用品吉祥饰品官网留言百度知道360问道天涯问答免费讲座放生活动义工频道众筹出书众筹书院义卖频道分站加盟业务代理品牌授权合作共赢广告代言
释玄斋官网新闻频道
王浩骅
 二维码 203
发表时间:2015-02-22 20:48

王浩骅

王浩骅现任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副秘书长、中国风水策划院执行院长、中华周易研究会秘书长、中国姓名文化研究会会长、《中华风水》、《大易策划》名誉主编。

著作

足踏青云欲问仙,

为求一道上青天。

天机神算妙不尽,

我道乾坤永流传。

初闻其名,始于微博。常于微访谈之中得见浩骅先生之身影,于起名,于风水,于传统文化。

其所述所讲,囊括古今之学,盖全海内之治。观者无不获益良多。

得缘,与浩骅先生促膝长谈,为鉴……

以恒

忆及平生之学,浩骅先生感慨万千。

缘,浩骅先生少年时便已钟爱于传统文化,好玄天术数之道。学习之余,常手捧一本《易经》,孜孜不倦。

然,彼时之社会意识形态保守,民智未开,周边之人皆不能理解浩骅之所想,更无论对传统文化皆持有偏见,深以大易之道为异数,称其为鸡鸣狗盗、欺世盗名之术。

浩骅深陷众人指责之中,亲人、友人、师长、同学皆循循劝其扶“正”,弃不务正业之术,拾中规正举之学。

浩骅深知传统文化于未来必将复兴,自己所学终会得以致用,就此放弃,却有不甘。

几许思量,几多烦闷,浩骅终决意走自己所认为该走之路。

是以,慧剑斩愁思,寻得内心一点明光。

此后,亲友同学疏远其身,时常诉诸以鄙夷目光。

浩骅若离群之雁,形只影单,然其心亦在此种境遇饱经历练。

闻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浩骅日后淡然而坚定之心性,皆成于此。

问道

古来圣贤皆称《易经》为中国传统文化之活水源头。既称之为“源”,必有“源”之特性,涵中国传统文化几千年之共性。此等典籍,为大智慧之结晶,定是深奥与晦涩并存。

俱往矣,细数古今之名家、学者,焉有未研习过《易经》者,研习之余,亦都深受启发。观事态之格局,尝人事之角度,谓哲学之思辨,道人生之理想,皆在象与辞之论证中求得真解。

道有万千,吾却只能择其一,然道于何处?答曰,乃需灵光为引。

亦问,灵光何在?答曰,需抛砖,玉始出。

是故,大易之书,乃为玉之引,是思辨之书,是问道之书。

浩骅持《易经》于世,遵乾坤之道,习大易之术,觅我心之灵长……

践行

易学之道,乃生活之道,世人皆可研习,凡学,则立见其效。但此道欲有所成,难乎。

敏而好学与知行合一,缺一不可。

累年之研习,令浩骅于地方颇负声名,然,其亦深知现阶段之不足。

观摩《易经》多年,浩骅对书中之义理早已了然于心,但书中所言之心境,自己却从未具备。是以,浩骅知自己有“知”无“行”,难以合一。

孤影冷淡淡,长凄事难全。

借问该何往,对月啸辛酸。

几经思量,浩骅毅然放弃安逸之生活,踏上“游学”之路。

游学之路,行乎于山水之间,娱情,怡性。一切皆发乎于心,合乎于性。

行至山高处,登顶远望,窥天地苍茫,乃知我辈渺小;

行至水远处,应流而下,驭清风踏海浪,乃知命运跌宕;

行至晓风处,任我飞翔,嗅万花芬芳,乃知人情美好;

行至残月处,举杯问天,数荡气回肠,乃知世事无常……

浩骅如曾经周游列国之孔子,入深山,进老林,遍访奇人异士。该拜师时拜师,该论艺时论艺,该不耻下问时亦三人行必有我师……

心,渐有所悟,拨开迷雾见青天。

腾龙

2007年,浩骅做客央视《新闻三十分》。而后,各大媒体蜂拥而至。

中央电视台(CCTV-新闻、CCTV-1、CCTV-2、CCTV-3、CCTV-12)、《人民日报》、《新华网》、《人民网》、《中国网》、《新浪网》、《搜狐网》、《TOM网》、《大公网》、《千龙网》、《北京科技报》、《东南快报》、《南方日报》、《深圳商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时事魔镜》、《今晚报》、《现代快报》、日本《CHAI》、《供求报》等以及山东电视台、澳门电视台、河北电视台、河南电视台、安阳电视台等国内300多家媒体报刊对浩骅先生之事迹及研究成果进行报道。

亲人、友人、同学之电话接连而至,祝贺声铺天盖地。

此时之浩骅,心潮澎湃,百感交集。二十余载之坚持终究赢得尊重,不易,来之不易。

浩骅深知今日之福,乃昔日辛劳之果,固予现今之所有珍爱有加。于名,于利,更于此来之不易之理解。

化蝶

浩骅常流连于微博、博客之流,闲时亦会发表评论与博文,其深知易学之推广在乎平日之积累,易学之传播在乎大众之好恶。固,其所述所言,均直白实用,令试者皆能在短时内有所得。其深知,唯平凡者方能成就不凡者,唯俗之“生活化”者方能成就不俗之“精英化”也,此间之奥妙,皆在于循序渐进,潜滋暗长,贪功者必败。

文化属性由量变化质变之过程,正如蚕蛾化蝶,乃需时间之积累,数量之积累,认可之积累,经抽丝剥茧之痛,一朝促之,羽化成蝶,获永世之自由。

浩骅常驻于网络,累年为此而躬耕,终有所得。精心撰写之博文、评论,转发亦近百万。

然,其深知传统文化之路伊始,大众于传统文化之认可,仍需时间之沉淀,需社会意识之开明。

大易弘扬之路,依然路漫漫其修远兮……

或缺

当下社会,弊病丛生,“疑”之一字,蔚然成风。

人恒虑,常疑,于所观之物,所遇之人,所处之境遇,全然否定。

科学之严谨性俨然已失,众人皆沉溺于为“质疑”而“质疑”之下流境界。所谓专家、学者之流,亦未起引导疏通之功效,反予其中煽风点火,祸惑俗众,谋取私利。

固现今之社会,人心不古,老人跌倒街头无人敢扶,伤者血染车下无人敢救。悲哉,哀哉!

众人之疑虑,全无根据,皆因其以为“不可信”固“不可信”焉。

观之少年者,为我老大中华之未来,之栋梁,之希望,然其所想所行,亦令吾等失望之至。

浩骅言,曾于某名牌大学讲课,课间提问,知“四书五经”为何物者举手?然其结果寥寥无几。

浩骅满心担忧,此四书五经乃为中华渊源五千年之精华,之根本,其名尚不能说,焉谈其曾拜读,更焉谈其曾读而后思之。此乃吾中国教育之悲,畸形教育体制之恶果。

浩骅常曰:若一国,无人懂外语,则其为落后之邦;若一国,皆懂外语,则其为奔赴灭亡之邦。

科技使世界进步,浩骅深以为然。然,全然照搬西方,对乎?失却自身之文化,自身之根本,能恒兴隆乎?

浩骅深知文化乃一国之本,一民族之本,若失却,则此国家将再无凝集力可言,此民族亦再无信仰可言。

蛀基

浩骅常言,《易经》乃人类生活指导之百科全书,古代凡婚庆、丧葬皆要观之而后谋定,乃至出门亦要观而思之,可见其重。

然,此根基正为研习《易经》之从业者所蛀,危在旦夕。

时下,众人为求其利,不择手段。吾等常见“大师”、“专家”之流,凭其三寸不烂之舌妖言惑众。此类人群,逢人便曰:尔等印堂发黑,近日将有大祸!而后口若悬河,细数彼家几世姻缘几世情,实则为先前打听调查之果。更有甚者,日前于人家坟冢钉下铁钉,次日到访,大谈彼方近日之不顺,未来之灾祸连连全因祖宗被“阴钉”所痛之故,挖坟验之,果有“阴钉”作祟,彼方大呼“神仙救我!”力荐其财。

中国社科院曾做调查报告,吾国上下从事易学工作之人约有七八十万之众,然其中多为自学成材之流。素质,能力,可想而知。

于此现状,浩骅深表忧心,常曰:若一行业坍塌,定是毁于自身从业者之手,此正如千里堤下之蚁穴,由内而蛀之。若非早日预防,待溃堤之日,定无可逃。

道一

道德缺失之时代乃为文化或缺之时代。

吾等幼时,父母教育吾等忍让,友爱。现下父母教育子女,则为勿吃亏,凡欺人者定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浩骅常忆幼时于农村之经历,有感于彼时民风之淳朴,人性之善良。

反观当下,众人之生活全因“格式化”之生活方式而变至自私,自闭。城市生活之人,邻里几年竟不知彼此姓啥名啥,更无论其工作、生活有所交流。

追溯此等状况之源,缘于国人当下对传统文化之缺失,《三字经》、《弟子规》、《论语》等幼时常读之书皆被抛弃,人为善之根本从幼时已被扼杀。

固,当下之社会道德沦丧,当下之风气与日剧下。

另,政府廉政措置之无效或微效,政策执行力度之孱弱或未达,亦为社会意识趋于浮躁、多疑之因。

兼,媒体之公信力亦在无限商业化、娱乐化之趋势中沦丧底线。

试问,民何信?何足以信乎?

《易经》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此为乾卦,现世之人,皆因利而奉为教条,扭曲其意,趋而往之。

《易经》又有云: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此为坤卦,现世之人,皆因无利可图,固弃之而不往。

然,徒有物质之丰硕,无心灵之饱满,此真能令“福”真至乎?

央视常曰:尔等幸福乎?此是否亦早已沦为笑柄之谈。

吾等该知,器物之欲终有其致,而心之一途,无界无疆。世人当下之应行,更该为使身心合一而付诸努力,如此,方能求得真实不虚之“幸福”。

求天者必先学为人,求人者必先懂畏天。

合一者,为道。


文章分类: 易学专家
分享到: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30-23:00
周六至周日 :9:00-23:3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0591-86210949
大师专线:18060830555
助理电话:13338444575
加盟合作:15280092980
官网邮箱:jichengtang@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