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玄斋
问道热线:0591-86210949
罗李华易学网罗李华罗李华百度百科释玄斋易道世家北京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上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天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重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深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东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佛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中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珠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惠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江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汕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湛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 肇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茂名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揭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梅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清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阳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韶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云浮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汕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潮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台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阳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顺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福建省周易研究会释玄斋命理研究中心释玄斋起名研究中心释玄斋风水研究中心释玄斋择日研究中心厦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泉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莆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漳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宁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龙岩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武夷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福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福建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杭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宁波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温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金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嘉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台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绍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湖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丽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衢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舟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乐清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瑞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义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浙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青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济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烟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潍坊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沂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淄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济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泰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聊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威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枣庄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德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日照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东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菏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滨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莱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章丘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垦利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诸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山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苏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京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无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常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徐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扬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盐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淮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连云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泰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宿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镇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沐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江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合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芜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蚌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阜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淮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宿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六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淮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滁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马鞍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铜陵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宣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亳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池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巢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和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霍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桐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柳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桂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玉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梧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北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贵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钦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百色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来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贺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防城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崇左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五指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郑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洛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新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许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平顶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焦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商丘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开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濮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周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信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驻马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漯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三门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鹤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济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明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鄢陵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禹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武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宜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襄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荆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十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孝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冈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恩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荆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咸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鄂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随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潜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天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仙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神农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湖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株洲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益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常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衡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湘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岳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郴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邵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怀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永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娄底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湘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家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湖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赣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九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宜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吉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上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萍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抚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景德镇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新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鹰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永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江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沈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鞍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锦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抚顺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营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盘锦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朝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丹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辽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本溪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葫芦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铁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阜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庄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瓦房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辽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哈尔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齐齐哈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牡丹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绥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佳木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鸡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双鸭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鹤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黑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伊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七台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兴安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黑龙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春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吉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四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延边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松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白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通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白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辽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吉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成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绵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德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南充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宜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自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乐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泸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达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内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遂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攀枝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眉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资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凉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广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雅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巴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甘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四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昆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曲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红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玉溪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丽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文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楚雄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双版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昭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德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普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保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沧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迪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怒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云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贵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遵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黔东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黔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六盘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毕节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铜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顺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黔西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贵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拉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日喀则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山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林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昌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那曲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石家庄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保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唐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廊坊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邯郸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秦皇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沧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邢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衡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家口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承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定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馆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赵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正定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河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太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大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运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晋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长治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晋城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阳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吕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忻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朔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清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山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果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东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黄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玉树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青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西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咸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宝鸡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渭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汉中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榆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延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安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商洛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铜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陕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乌鲁木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昌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巴音郭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伊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克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喀什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哈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克拉玛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博尔塔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吐鲁番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和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石河子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克孜勒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拉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五家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图木舒克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库尔勒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新疆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兰州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天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白银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庆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平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酒泉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张掖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武威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定西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金昌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陇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临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嘉峪关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甘南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甘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银川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吴忠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石嘴山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中卫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固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宁夏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呼和浩特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包头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赤峰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鄂尔多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通辽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呼伦贝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巴彦淖尔市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乌兰察布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锡林郭勒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兴安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乌海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阿拉善盟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海拉尔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内蒙古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台湾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澳门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香港释玄斋易学研究中心本命佛分站加盟业务代理品牌授权合作共赢广告代言免费讲座放生活动义工频道众筹出书众筹书院义卖频道官网留言百度知道360问道天涯问答
释玄斋第四代传人罗享培
浏览数:60 

释玄斋第四代传人罗享培


  罗享培罗享培,字清水,号子济山人。生于同治十一年(公元1872年)岁次壬申三月二十六日巳时,终于民国三十五年岁次丙戌九月初十日丑时,享年七十五。葬于屏峰村后山主龙穴坐艮兼寅。

  光绪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岁次丁酉,继释玄斋衣钵,是第四代掌门。光绪廿五年(公元1899年)创办私塾,课育子弟,普及文化。闲暇之余,修撰各族宗谱,溯本追源,脉络清晰。且夫,精通佛理道法,医卜玄术,宣扬文明,造福一方。


罗享培创办私塾事迹


自从释玄斋第三代传人罗福炳将毕生绝学传至独子罗享培后,便云游四海去了。而罗享培自从继承释玄斋衣钵之后,运用所学造福一方。只要提起释玄斋,乡邻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的。

清末时期的旧社会,文盲率极高,许多人一辈子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一辈子就浑浑噩噩地生活着。纵观天下大事的罗享培深知教育是提高全民素质之本,于是冥思苦想之下,决定创办私塾教书育人。

传统的教育是以科举考试的四书五经为主,与西方文化相比,极其落后。而且据罗享培推测,科举制度已经走到穷途末路。如何实施教育,使学能致用,成为罗享培心中的一道难题。

不过这个难题并没有持续太久,一个人的到来解决了他的疑虑。众所周知,梁启超是中国维新变法的一大主力。1897年,梁启超在湖南受到反维新派的攻击。由于这些保守势力强大,梁启超一时之间竟然望不到出路在哪里。这时一位来自福建的朋友向其推荐了释玄斋。刚开始梁启超并不相信,但见到朋友信誓旦旦的保证,也就起了兴趣。

当梁启超来到释玄斋,看见眼前的先生和自己年龄相仿,梁启超起了英雄相惜之心。于是道:“不知罗兄对当今时局有何看法?”

罗享培回答道:“自道光以来,我中华饱受西方列强之入侵,究其原因,实乃吾国弱而敌强之故,前辈仁人志士皆明白此理,救国之法唯有求变”

听完罗享培的论道,梁启超眼睛闪光,大有找到知己之感。高兴地说到:“想不到罗兄有如此见识,这番话让我不虚此行啊。我等现在就是在推行变法之事。”

“变法、变制度乃是大势所趋。但守旧势力十分强大,恐怕不能操之过急。另外,少年乃国之根本。我国教育也当要变之。只是不知教育该如何变。”罗享培解答梁启超的疑问之时也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其实教育之变革,也是势在必行。在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同时,更需吸收西方学术。当前社会急需实用之学,如数学、物理等学科对社会却有很大的实用价值,应该大力推行和学习”梁启超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让罗享培茅塞顿开。

罗享培听过梁启超的话后,结合自己的想法缓缓道:“梁兄所言甚是。我中华五千年文化虽然优秀,若以国学为体,西学为用,确实会有更好的发展。”

谁会想到一个易学家和一个科举出身士子居然会相谈变法之事。后来梁启超在罗享培的指点下前往上海,再辗转到北京。终于在次年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戊戌变法运动。结果由于操之过急,变法失败。

罗享培经两年的筹备,于1899年创办了释玄斋私塾,释玄斋私塾在博学多才的罗享培先生的艰辛经营下,让不少人都读上了书,培育出新一代的文化人。远在海外的梁启超听说这件事情后,有感创作了一篇《少年中国说》。“少年强则中国强”这句话到现在还十分出名。而正如罗享培所预料的,科举制度在1905年被废除了。一千多年来选拔人才的方式总算得以改变。


韦千里罗享培的渊源


民国时期,命理学界出现过三位杰出的人物;他们分别是袁树珊、韦千里和徐乐吾,在当时有“南袁北韦中乐吾”之美誉。其中韦千里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同时对于命理学的贡献又是最大的一个。

韦千里的父亲在当地是位小有名气的命理师,他从小就和父亲学习命理,但只是出于兴趣爱好,并没有深入研究。

在他16岁那年,他的父亲就去世了。出于生活的压力,韦千里不得不继承父业,从事算命行当,由于经验不足,发展得并不顺利,甚至连最基本的生活难以为继。心疼儿子的韦母向其介绍了韦父生前的好友罗享培,让其跟随罗享培系统学习易道知识。罗享培虽然隐居在乡野办私塾,但其在命理学界的名声可谓远近闻名,因此,全国不少命理大师都拜其门下。

韦千里的父亲之所以会踏入易学界,和罗享培也是分不开关系的。当年罗享培应邀到上海一企业做风水布局,正好韦千里的父亲是该企业的员工,他自幼对于易经术数就十分感兴趣,当他看到罗享培言谈举止间展现出的大师风范,内心充满敬意,同时也下定决心要学习易道行业。原本想拜罗享培为师,由于地域相隔太远,只得作罢。

不过,罗享培给他介绍了上海当地的一位同道,韦千里的父亲就此踏入了易学界。两人后来一直保持着联系,成为了至交好友。

韦千里毕竟还是一个16岁的少年,初到罗家还没坐下,就直接问道:“世伯这看起来生意也不太好啊。”罗享培并没有和韦千里计较,而是先行招待了一番。

第二天早上,韦千里便见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一幕,在释玄斋的门口挤满了前来求助的缘主。这时候他才明白,原来罗享培是为了招待自己而歇业一天,可笑自己还以为他老人家也没有什么生意。这时候他心中的傲气彻底烟消云散了。

随后的一段日子里,韦千里跟随罗享培学习到了许多常人无法接触到的秘诀,对于命理的认识有了质的飞跃。更值得一提的是,韦千里原以为罗享培只是一个守旧的传统命理师。但后来,他却在罗享培创办的私塾里看见了西方学说的踪影。这让他对于罗享培的的看法又被刷新了一次。

由于韦千里要承担家庭生活的压力,所以并没有跟随罗享培学习多久。当他把命理的核心知识了解之后,就告别罗享培回到上海去了。

在离别前,罗享培对韦千里说道:“千里贤侄,你在命理学方面的天赋极高,是我见过最好的一个,希望你以后将命理学结合时代发展,深入研究实践。谨记释玄斋宗旨“以德至上、以术为本、以道济世、以易结缘”。相信你会成为一代大师。

这番话对于韦千里的未来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韦千里大学毕业之后,他本来有一份高薪的海关工作。但是为了专心研究命理,他毅然辞去了这份工作。此后命理学从他的手上走上了现代化、通俗化的道路。

最大的遗憾是,他只和罗享培学习了命理,并没有学到其他风水之类的奥妙。

为纪念罗享培一生事迹,后学赋诗为赞:

善愿释家道德扬,医星堪舆授歧黄;

诸宗葺谱溯源派,老少同夸护一方。

                             


                               


                                  


                    


                              

在线QQ客服